張流常
  “背靠著大樹,你自己就成為了大樹。”這是中央電視臺(下稱“央視”)名嘴白岩松的名言。然而,央視這棵大樹,十幾年來,可謂“樹欲靜而風不止”。
  至今,一場席卷央視財經頻道的反腐風暴,正在展開。
  三次事故
  十幾年來,央視共經歷了三次大的“事故”。
  第一次變遷發生在2004年前後,當年審計署派出機構新聞通訊審計局進駐央視,隨後央視被查出廣告收入的黑洞。在這次審計前後,央視變局頗大。審計之前,文藝部主任趙安因受賄罪被判刑,副主任馮驥隨後也身陷囹圄。審計之後,央視進行了史上最大規模的人事變動,1600餘名“編外人員”被清退。
  第二次變遷,事起央視新址大樓,即“大褲衩”。2009年元宵節,央視新址的北配樓被燃放鞭炮引起的一把大火燒得面目全非。此後,該單位副總工程師、新址辦主任徐威,副主任王世榮等44名事故責任人被追究刑事責任;27名事故責任人受到黨紀、政紀處分;台長趙化勇被行政降級、黨內嚴重警告,副台長李曉明被行政撤職、撤銷黨內職務。
  第三次“事故”即為當下正在擴大的央視“被反腐”風暴。
  2013年12月,公安部原副部長、央視原副台長李東生被調查,今年6月30日,被移送司法機關。就在李東生被移交司法機關之前,央視財經頻道總監郭振璽被檢察機關帶走,隨後媒體報道稱,其涉嫌受賄罪,由吉林檢察機關偵辦該案。
  幾乎與郭振璽事發同時,央視財經頻道製片人田立武也被採取強制措施。
  7月12日,又有媒體報道稱,央視財經頻道副總監李勇、央視財經頻道主持人芮成鋼和一名製片人被檢方帶走。而芮成鋼一直是郭振璽的“親密戰友”。
  廣告費成最大癥結
  身處央視的不同部門,便有不同的山頭。
  央視一位內部工作人員告訴《第一財經日報》記者,在央視工作,找不到“山頭”,一個人只能默默無聞。“這裡的‘山頭’,被切割得十分乾脆,各個頻道便是一個個大‘山頭’,大‘山頭’底下還隱藏著一座座小‘山頭’。”
  “山頭”代表著利益。趙安和馮驥當年便代表著文藝部的“山頭”。他們可以控制電影、電視劇進入央視的標準,也就以此形成了尋租平臺。電視劇中的廣告收入,向來是央視收入的大頭,趙安和馮驥也有著相當的話語權。
  央視基建也是一個“山頭”,這個“山頭”,隨著一場大火被“燒盡”。但基建在央視不是主流,其主流仍然是廣告收入。
  據本報記者瞭解,郭振璽受賄案的很多指控便發生在其任職廣告部期間,以及把控“3·15”晚會和“年度經濟人物”的評選。
  2005年6月,審計署原審計長李金華在作審計報告時指出:“目前,財政部對國家廣電總局所屬的央視、央廣實行預算包乾的辦法,其廣告收入作為事業收入,免繳所得稅,並分別按13%和10%的比例上繳廣電總局。這種做法不利於加強財政預算管理。”
  2008年,審計署再度對央視進行審計。審計發現, 央視未及時上繳財政的非稅收入達到30多億元。
  據媒體報道,審計署日前又一次進入央視,而郭振璽等人的事發,與此或有很大關聯。
  郭振璽1998年開始擔任央視廣告部副主任,2001年成為主任。此後,他又擔任廣告經濟信息中心副主任兼廣告部主任。
  2005年,郭振璽更是實權在握,成為央視財經頻道總監,同時兼任廣告經濟信息中心主任。在郭振璽任職廣告部期間,央視廣告收入突飛猛進。
  知情人告訴本報記者,在郭振璽擔任廣告部主任期間,央視試行了廣告業務的改革,各個中心,比如當時趙安所在的文藝部等幾乎所有部門分散的廣告業務,被集中到廣告部。郭振璽這一改革可謂大權獨攬,尋租空間數倍增長,而受監督的程度明顯弱化。
  芮郭關係非同一般
  據熟悉芮成鋼的人介紹,芮成鋼和郭振璽關係非同一般,公開和私下的聚會,兩個人經常同時出現。
  上述人士分析認為,芮成鋼曾經多次主持“3·15”晚會等王牌欄目,憑藉他與郭振璽的關係,直接找到芮成鋼公關的人也不在少數,而芮在郭振璽面前,說話分量很足。
  芮成鋼也被視為央視財經頻道國際化的標誌。2008年初,芮成鋼等6人赴瑞士採訪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,只有芮成鋼一人持有採訪證,不少會場都只能輪流進去,比較邊緣化。在芮成鋼參與一些節目運作後,財經頻道逐漸受到不少國家和國際媒體的高度關註。
  在郭振璽被採取強制措施之前,芮成鋼曾多次配合辦案機關調查,但一直未影響其主播工作。直至7月11日晚間的《經濟信息聯播》節目,本應正常工作的他,突然缺席,甚至央視的領導當時也未得知其下落。至今,央視對於芮成鋼等人的下落,仍然三緘其口。
(原標題:央視財經頻道連震芮成鋼被曝為郭振璽密友)
(編輯:SN146)
創作者介紹

宣萱

em14emzln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