□吳 江
  去年,從中央到地方各項規定、禁令不斷出台,2013年也因此被公務員稱為“禁令年”。近日,新京報就“中央禁令對公務員影響”,在中國東部、中部、西部三個地區的北京、黑龍江、江蘇、福建、陝西等省市隨機抽取了100位公務員進行調查。結果顯示,全部受訪者都表示中央禁令對其影響很大,主要表現在之前可以收到一些購物卡、煙酒之類的禮品,2013年後卻沒有收到任何禮品的受訪者占到了79%。有93位受訪者還表示“公務員不好當”。此外受訪者中,表示工資外收入減少的公務員有92位,八成以上的公務員表示八項規定後,吃喝少了,以前部門經常出去吃飯,現在幾乎沒有。有些公務員表示,受“禁令”影響他們考慮離職。(《新京報》1月9日)
  平心而論,公務員的日子最近的確不太好過。這一點,從不少公務員朋友的牢騷與抱怨聲中,便不難聽出。
  沒有人不希望日子越過越紅火,公務員當然也不例外,而現實的情形卻是,在“中央禁令”之下,對不少公務員而言,不僅往年的各種福利大幅縮水,甚至完全不見了蹤影,就連逢年過節的飯局這點油水,都跟著銷聲匿跡了。
  不斷出台的“禁令”,當然意味著越來越嚴苛的公務約束,公務管理的“轡頭”也可以說是越收越緊,任何的頂風與越界,都意味著極大的風險,而無論是“禁令”持續時間之長,還是一些試探者被曝光“落馬”,也都彰顯了“禁令”拒絕爛尾的決心。而公務監管的加碼,公務紀律的整肅,對於公務員群體而言,自然是“春江水暖鴨先知”。而一向自由滋潤慣了的公務生態,對於驟然收緊的“轡頭”表現出難以適應,也本在意料之中。於是,抱怨“公務員不好當”者有之,考慮離職的也不乏其人。
  應該說,“禁令”之下,公務員有想法甚至有抵觸,本不必意外。但假如因此便以穩定公務員隊伍為由,放鬆“禁令”的執行尺度,卻是需要提防的誤區。事實上,人都有選擇的自由,“人往高處走”更是自然天性,對於自己職業以及未來發展,甚至待遇薪資有所權衡考量,也都再正常不過。這一點,公務員當然不必成為例外。某種程度上,當公務員考慮離職都成了件新鮮事兒,本身倒是暴露出公務員職業生態的異常。
  事實上,公務員說白了不過是三百六十行之一而已,其他各行各業都是來去自由,離職辭職更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兒,而自由流動,本是人才資源優化配置的必要前提。那麼,何以到了公務員這頭,除了公考的出離火爆之外,離職辭職竟然成了另類稀罕事兒,甚至極個別辭去公職的,也往往讓人覺得不可理解,並受到另眼相看呢?而當一個職業,形成了只進不出的傳統和慣例,與其說是職業本身有多強的吸引力,毋寧說是職業生態出了問題。而尤為弔詭的是,一邊是公務員的薪資並不高,一邊卻是越來越多的人趨之若鶩。而從“禁令”之下,公務員禮品、禮金、煙酒等工資外收入減少引發反彈與不滿來看,答案似乎不言而喻。
  可見,公務員職業此前的利好,其來源極其可疑,更不是一個正常職業應有的狀態,當權力折現成為這一職業令人遐想和引人追捧的誘因時,公務生態如何,自然可想而知。從這個意義上說,受“禁令”影響的離職意願假如能讓公務員更像一個正常職業,倒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兒。
  (原標題:“公務員”本該回歸為一個正常職業)
創作者介紹

宣萱

em14emzln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